阅书吧 - 都市言情 - 让心儿静一静在线阅读 - 533、心存感激

533、心存感激

        让心儿静一静正文533、心存感激作为机关干部的一员,侯晋生对厅机关上发生的事,不可能不了解,尤其是机关上有关刘大可的传闻同样传到了侯晋生的耳朵。晚上,侯晋生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就回想刘大可对自己的关照。刘大可不仅把自己调到厅里,分配在有实权的部门工作,还提拔自己为处长,拥有着众人仰慕的权力,越发感到刘大可对自己的信任。人生难得一知己,更何况刘大可还贵为厅长呢,对刘大可花在自己身上的心血,侯晋生从心里充满感激,就想表达一下。否则,刘大可会以为自己愚钝,不通人情世故。自己今后的人生之路还长着呢,还需要刘大可提携,有了刘大可这棵大树,自己好乘凉。而这对有些人来说,只是梦想。

        侯晋生知道刘大可喜欢文玩类的东西,但侯晋生又对收藏不了解,精品自己送不起,高仿的又容易被刘大可识破,反而影响二人间的感情。侯晋生实在想不出刘大可需要什么,考虑再三,侯晋生觉得还是送给刘大可几千元的购物卡,对刘大可,对自己都比较方便。侯晋生甚至还想,自己送给刘大可购物卡,刘大可不一定收下。一旦刘大可退回来,自己也可以继续使用。

        侯晋生将购物卡,装进信封里,趁单独向刘大可汇报工作之际,将装有购物卡的信封放在了刘大可的办公桌上。

        望着眼前的信封,刘大可顿时明白了侯晋生的心意。起初,刘大可很客气,对侯晋生向其表达感情,提出了批评。侯晋生心里很感激,但又不好意思将送出去的购物卡收回来,就借故离开了刘大可的办公室。然而,没想到,一天后,侯晋生接到了机要秘书打来的电话,让其到督查科一趟。侯晋生不知有什么事,扣上电话,急忙来到了督查科。机要秘书将一封好的大信封交给了侯晋生,并告诉侯晋生,信封是刘厅长让其退给侯晋生的。侯晋生疑惑的目光望了机要秘书一眼,拿着刘大可亲自封好的信封离开了机要秘书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侯晋生急不可耐的剪开了刘大可交给自己的信封。果然,正像自己猜测的那样,刘大可将自己送给其的购物卡,连同装着的信封,一并退给了回来。望着眼前送给刘大可的购物卡,侯晋生很感动:多么廉洁的好领导啊。侯晋生顿生感慨,在心里表示,今后一定要全力支持刘大可的工作,以自己最大的努力,报答刘大可的信任与厚爱。

        对刘大可,侯晋生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激。然而,侯晋生也感到有些困惑: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刘大可职务比自己高得多,身边有着无数的人试图巴结他,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什么刘大可青睐自己?而作为下级的自己,仅仅是在刘大可在马山帮扶期间,自己与其有过联系而已,或是仅有过一面之交,那刘大可为什么会如此看重自己?是自己幸运,还是刘大可另有他图?

        侯晋生的多虑并非没有道理。

        一日,侯晋生向刘大可汇报基建的事。汇报完工作,侯晋生本想离开。然而,刘大可满是微笑的目光望向侯晋生,似有心事,搞得侯晋生如坐针毡,浑身如同长了刺般,感到极为不自在。

        刘大可终于发火了,先是讽刺侯晋生作为小地方调入厅机关的干部不懂规矩。

        侯晋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心里就有些紧张。刘大可又笑道:“我在你身上花的心血最多,如果不是我,你仍在那穷山恶水的小地方当你的调研员,你现在不仅成了省直机关的干部,而且还提了职。你现在的工资,每月比在马山局多拿多少钱啊?你知道我为你花了多少心血吗?像你这样的干部,在全省系统到处一抓一大把,你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就拿那么两张破卡来应付我,也太小看我了吧?!”刘大可似乎有些情绪激动。

        虽然刘大可始终面带微笑,但侯晋生明显感到了刘大可对自己不满。被人当面羞辱,侯晋生生来这还是第一次,脸上如同着了火般,恨不得立刻找个泂钻进去。

        这不是公开索贿吗?侯晋心里很愤懑,但慑于刘大可的权势,不敢表现出来,满脸赔着极不自然的微笑,不住地点头称是。

        或许刘大可终于道出了心中憋了许久的不悦,或是有些累了,就瞪了侯晋生一眼,低头批阅起了文件来。侯晋生和刘大可打过招呼后,借机逃出了刘大可的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甚至晚上躺在床上,刘大可说过的话不时在侯晋生耳边回想,心里越发生气:鞍前马后,自己小心翼翼地服侍着刘大可,远胜过照顾自己的爹娘,为此付出了多少,为刘大可处理了多少棘手的事,担了多少的风险,而自己到省厅工作前,已是调研员。严格来说,这次干部调整,自己只是进一步使用,根本算不上提拔,到头来,刘大可竟然如此看待自己,真是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侯晋生感到有些委屈,鼻子一酸,两眼竟然淌下了泪,就想借机教训一下刘大可:既能让刘大可高兴,自己又不吃亏。

        侯晋生是位敢想敢干的人,主意一定,就在网上浏览了起来,办法还真找到了。侯晋生发现有个网站,专门出售仿品,看到有一块一千克的金砖,售价才几千元,还有证书,当然证书也是假的。而且专门介绍说,金砖外面是镀金,里面全部含铅,属于金砖高仿品。就在侯晋生准备线上交易时,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刘大可是何等聪明之人,说不定收到自己送的“金砖”后,马上去金店进行鉴定,一旦发现是假的。依刘大可的性格,非把自己整死不可。就断然放弃了此想法,专门到正规金店,为刘大可买了块稍小的金砖,送给了刘大可,并在金砖上作了个暗记。侯晋生的想法是:万一将来刘大可事发,如果退脏的话,说不定还能退还给自己。

        果然,正如侯晋生所预想的那样,刘大可收了侯晋生送的金砖后,掂了掂,然后锁进了保险柜,并大言不惭地道:“这才是真正的信任。”然而,侯晋生却感到脊背发凉,对刘大可有了新的认识。从那时起,侯晋生就有了记日志的习惯,将刘大可交办的重要事情,都在本子上如实记录了下来。

        刘大可似乎到了胆大妄为利欲薰心为所欲为的地步,也为自己的日后留下了隐患。

        心情不佳,工作也有些累,一天的下午下班后,侯晋生就一个人来到一烧烤店,点了些羊肉串,然后喝起了扎啤。

        喝完酒在回宿舍的路上,侯晋生碰到了与妻子散步的吕大闯副厅长,感到很惊奇,又有些不安。吕大闯倒很坦然,也许工作较为清闲的缘故,身体有些发福。二人聊了些家常。也许近来心情有些烦躁,又见到了昔日的老领导,喝了些啤酒,有些兴奋,侯晋生提出抽时间请吕大闯吃饭。吕大闯倒很豪爽,说什么改天啊,选日不如撞日,来省厅工作这么长时间了,又提了职,我还没为你祝贺呢,既然今天遇到了,就再喝两杯吧。吕大闯说着,向妻子打过招呼后,与侯晋生又进了路边的烧烤店。

        虽然侯晋生很清楚吕大闯与刘大可的关系,更清楚吕大闯离开厅机关的原因,也担心一旦与吕大闯在一起喝酒的事,被刘大可知道了,刘大可定会很生气。但又想,过去吕大闯对自己不错,作为曾经的厅领导,主动请自己吃饭,侯晋生心里有些激动,就没有推辞,跟在吕大闯的身后,走进了刚刚离开的烧烤店。

        心情有些烦懑,又见了曾经的老领导,侯晋生又喝了不少的啤酒,而说过的话比酒还多,但说了些什么话,第二天,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连自己怎么回的宿舍,侯晋生都不记得了。

        机关上接连发生的事,同样引起了退休老干部们的不满,就向德高望众的黄正刚反映,希望其作为一名老领导,能和刘大可谈谈,注意点影响,也是对刘大可的关心。黄正刚听后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

        有一天,刘大可收到了一份匿名的快递邮件,有些好奇,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部《易经》,更是好奇,不停的翻了几遍,希望能发现些什么,然而除了乾卦一页被人折过,新书里并没有夹杂着刘大可希望得到的东西。刘大可就疑惑的目光望了那新书一眼,随手丢在了身后的书架里。

        或许作为厅长的缘故,厅里人对刘大可很关注,刘大可收到匿名易经的事,很快在厅里传开了。有人说,寄的根本不是书,有人在书里放了银行卡,是在给刘大可送礼。也有人说,那书是黄正刚寄的,老厅长想提醒刘大可,好好学习一下易经。有好事的老干部,就问黄正刚是否给刘大可寄过书,黄正刚依然一笑了之,未作任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