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吧 - 网游竞技 - 漫威的专家在线阅读 - 第八章、同人不同命

第八章、同人不同命

        第二天一早,瑞克被卧室外的尖锐叫声吵醒。估计是两个姑娘回来了。

        “几点了?天啊,这屋子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被子枕头都没有。”

        瑞克揉了揉有些麻木的脸,翻身坐了起来。还以为这破身体宿醉会很难熬,结果就这?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啊,还蛮精神的。

        穿着有些皱巴巴的西装,瑞克推门来到小小的客厅。两个女孩在激烈的争论沙发与电视与饭桌的摆放位置。

        菲比觉得现在的位置就很好,但莫妮卡崩溃的抓着头发争辩着,她必须让客厅看起来井然有序,风格统一。

        “要不我出钱换一套风格统一的?”

        瑞克打着哈气提议。

        “不,瑞克。这不是钱的问题。莫妮卡需要战胜自己的强迫症。”

        菲比一本正经的说教道。

        “嗨,你好。瑞克,菲比说起过你。”

        “谢谢你的提议,但菲比说的对,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整洁的生活态度问题。”

        莫妮卡羞涩的看着瑞克,整理了一下衣服还有头发,然后转头语气坚定的对着菲比说。

        “好吧,姑娘们。我要出门去公司签约了,我的第三本书会很快摆在你们的床头。那么,下次见。”

        瑞克觉得还是尽快出去找点吃的,他醒来后就饿得慌。

        刚刚在小客厅时,耳边仿佛传来饥饿警报音。

        “咚~咚~~咚~~~”

        好像可以吃掉一头牛了。所以果断告辞,开始找吃的。。。

        在菲比家门口不远的早餐店,瑞克挑了一个隐秘的角落。

        然后直接拍给了服务员十美元小费,并表示吃完后还会在给小费。

        他直接点了糖浆煎饼、咖啡、火腿三明治、鸡蛋本尼迪克特、巧克力酱华夫饼、煎蛋卷土司、墨西哥卷饼各一份。

        服务员认真看了看瑞克,直接转身去取餐了。

        一小时后,某瘦弱青年吃掉了相当于自身体重一样的食物。服务员因为低调而专业的表现再次得到了十美元的小费。

        瑞克满意的扶着肚子留下了大胃王的传说。

        上午,斯塔克大厦,新闻主管办公室。

        “你为什么看上去状态那么好?”

        用冰袋敷头的琼斯主管愤恨的看着瑞克。

        状态实在太好了。让同样喝多的酒友费解。

        “可能是我年轻,恢复的快吧。”

        瑞克脸上露出你懂的表情。实际上他自己才是最费解的人,毕竟昨天他开两小时车还累的冒汗呢。

        经过简短的商讨,两人决定第三本书的出版流程继续沿用之前的套路,打包给号角日报运作。

        但这次也有微微不同的地方,霍华德·斯塔克先生对于这本童话故事很满意。特意预定了一万本。用途也是捐赠,这次捐赠目标定在了全国退伍军人帮扶中心。

        据说老头儿一直对战争很反感,并对退伍军人心怀愧疚。

        所以,第三本还没出版。就直接又空降当月销售冠军了。对于这种花钱买榜的行为,瑞克明确的表示了谴责。说这是正统作家的耻辱,他不屑于这种冠军名头。

        然后,他和佩里商量了新书出版后的宣传力度,还有营销方向。一些能上电视的活动还有主流报纸专访都要安排上,曝光度要加大。毕竟年轻畅销书作家的牌面不能丢。

        就在瑞克和佩里狼狈为奸的想着天天上头条的时候,远在纽约警局的乔治·史黛西同样拿着冰镇可乐按在脑门上。

        “迪克,你的生意最近顺利么?”

        一个平静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

        “生意还好,我屯了一批好货。很快那批货就会升值。”

        隔壁房间仪器的指针剧烈的摇动着。

        “对于那个可怕的晚上,你有什么隐瞒的事情嘛?”

        平静的声音继续询问。

        “没有,我说了一切。”

        指针的摇晃更剧烈了,乔治都忘了手里还拿着可乐。

        “是你害死了“孩子们”嘛?”

        平静的声音依旧询问着。

        “不,不是的。那晚的事情不能怨我。”

        仪器指针摇晃的都快出了虚影,场面很安静。但在场的人都心跳加速。

        乔治直接走进了审讯室,忍者宿醉带来的不适问道:“狗狗的保险赔偿金是多少?”

        “这不关钱的事,警官。你们该去抓那个闯进我家的凶手。”

        迪克一把撤掉身上的各种连接线,看上去被刚刚的问题激怒了。他满头大汗,脸颊充血,感觉比宿醉的乔治难受多了。

        乔治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认真的回答道:“如果那个闯入者真的存在,我会把他找出来。我发誓。”

        测谎结束了,按照法律规定,其结果不可做为呈堂证供。乔治·史黛西很不甘心,他驱车赶到了紫藤街。并见到了已经出院的莉莲。在反复试探着询问孩子和狗狗的事情后,他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善良的母亲。那她又隐藏了什么呢?

        “莉莲,当晚真的有陌生人闯进来么?你确定是陌生人?”

        乔治甚至违反纪律的使用了诱供话术。

        “是的,警官先生。我确定,孩子们出事了。我很害怕,闯进了我不认识的陌生人,我们扭打,拼命。然后那个人受伤逃走了。”

        莉莲看着乔治的眼睛,很肯定的说。

        “但后门没有闯入痕迹,前门也没有陌生人的血迹。屋内也没有外来者留下的生物痕迹。这说不通。”

        乔治试图用科学来说服眼前人。

        “这些应该由警方来破解,我只说了该说的一切。”

        莉莲很平静的反驳道。

        乔治无奈选择驱车准备离开。

        在路过小镇教堂时。他看到大批的教徒,在门口为两个惨死的“孩子”祈祷。无数从外地赶来的人献上了鲜花。当然还有各类记者驻守此地。真真是好一片繁荣景象。

        让我们回到主角视角。

        从斯塔克集团出来,瑞克驱车赶到了纽约城著名的黑人社区哈莱姆。这里白天还算繁荣,街道两边到处是年轻的行为艺术家。

        迪克把车停在了帕帕老爹的理发店门前,并挥手向周围窥探的孩子们示意自己是来找帕帕老爹的。

        “嗨,帕帕老爹。你这里招收学徒么?我学东西很快。”

        瑞克无视店里其他黑人奇怪的眼神,大声招呼着正在工作的理发师----帕帕老爹。

        “你不该来这里,哪怕是白天。”老黑人头也不抬的说道。

        “不过既然你来了,就把接替你刷厕所的那个傻小子带走吧。我听说了,你现在是大人物了。起码能给他个说话的机会。”

        老黑人指了指里面的屋子。

        “喔喔喔,帕帕老爹,我只是顺路来看看你,可不是来自找麻烦。里面的是谁?为什么你会说他没机会开口?”

        瑞克并没有直接承诺什么,哪怕欠帕帕老爹人情。但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偿还。

        “他和当初的你一样,全身是伤,可怜的躲在后面的垃圾桶里。但他又和你不一样,你注定是大人物,而他注定是倒霉蛋儿。”

        “至于具体的事情,还是他和你亲自说吧。带着他离开这里,别再来了。”

        帕帕老爹酷酷的摆摆手。

        “好吧,好吧。我先带他离开你这里。之后会怎么样,我得看具体情况。你知道的,我也是混过街面的人。”

        瑞克径直走向里面房间。

        很快,瑞克就带着一个白人壮汉快步走出了理发店。帕帕老爹也跟着走了出来,当着满街行为艺术家的面,拥抱了一下瑞克。

        “真的,以后别再来了。把你的书寄来就可以了。这不是你该来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