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吧 - 网游竞技 - 漫威的专家在线阅读 - 第九章、当侦探遇见贼

第九章、当侦探遇见贼

        我叫威廉·贝克。不过我在道上混时,大家只知道我叫弗林特·马尔科。在纽约下城区,我算是圈子里的名人。平时无聊了会偷点金银首饰卖钱,然后去找我心爱的珍妮。她是个实习的护士,人很好。

        但说实话,我虽然是混混儿,可胆子很小,从没伤害过任何人。

        生活远比戏剧更有乐子。事情总是赶在一起,不论好坏。

        因为高超的偷盗技术,我被一名狠角色看重,他承诺说只要通过他的小考验,就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上等生活。而考验的具体内容在弗林特看来简直儿戏。他仅仅需要按照订好的时间潜入纽约教区的一栋别墅,参观一下那房子。然后就是文明的取走保险箱里的资料。作为一个贼,这太简单了。

        按照约定的时间,我开着车出城兜风,放松的欣赏着路两边的野花。

        在下城区生活,好久没有那么放松的感觉了,我甚至在车里放声高歌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或许是我在那一刻变得软弱了。

        到达美景镇紫藤街道时天还亮着,我随意逛了逛那地方。真是个阳光又温暖的社区,我看到邻居们在热情的拜访一个新搬入的年轻人,大家都送上了各种美食。看着看着我都饿了,然后我在社区小公园附近买了一个甜筒冰淇淋。拿着甜筒的我安静的坐在公园长椅上,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远处一堆孩子和几条狗狗在玩闹般的排练着莎士比亚的戏剧,就是罗密欧和朱丽叶最后殉情那一幕。一个带着紫色贝雷帽的孩子明显是现场导演,他反复指挥着小罗密欧杀死朱丽叶的堂兄,然后在自杀。这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啊,从小就和自己这种人不同。

        记得我学会的第一个游戏是替隔壁的大哥看着警察,如果有警车路过。我就敲敲手里的钢管。一切顺利,我能得到一块面包。

        终于,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一整天的休假让我状态好极了。仔细观察了目标别墅,我确定那里今晚没人。这更容易了,对了,一楼的桌子上有一个大大的毛绒玩具,我被吓了一跳。

        在二楼黑暗的书房内,保险箱很快被找到了,靠着小手电的亮光,只用了几分钟,它就投降了,那保险箱并不是高级货。

        箱体内部很空旷,只有一大包文件。上面写着先天运动神经病变治疗方案,后面的单词我没见过。读着是费什么的。毕竟我只上过小学。

        愉快且顺利的完成了任务,明天自己就是有钱人了。或许我可以在这个地方买一栋不算大的房子,珍妮会喜欢的。未来我的孩子也可以在小公园排练莎士比亚了。

        心里想着美丽的事务,人就变得更软弱了。

        “啊!不!为什么?我的小吉米。”

        很凄惨的声音从旁边的房子传来,那是白天公园里小罗密欧住的地方。别问我为什么知道。问,就是职业素养。

        现在回想,我真是疯了,居然就下意识的穿过草坪走进了那别墅的客厅。屋子里的一切太可怕了,地狱厨房长大的我居然吓到愣了神。

        “你,是谁?为什么闯进我家。我的孩子他不。。。他。。。”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

        那女人突然抓起孩子脚边的尖刀杀了过来,我本能的开始反抗。很庆幸我今晚穿了全套的“工作服”。这一身漆黑的衣服手套裤子保护了我。因为心软,我和那个疯女人扭打了很久,最后错手用刀划伤了对方。我狼狈的跑了,开着车慌乱的逃回了城里。

        第二天早晨,噩梦开始了。新闻报道了那户人家,也提到了一个强壮的闯入者。那说的就是我啊,万幸我当时是穿着黑衣黑裤黑鞋黑手套黑头套。所以说专业装备很重要。

        但我更害怕了,因为指派我去偷东西的狠角色也在找我,一切都是那包该死的资料。

        我慌乱的逃回城里才发现,文件袋找不到了。家里不能回,珍妮也不敢联系。只有黑人社区才没有狠角色的眼线。他不止一次打死过办事不利的手下,空手活活打死那种。我必须得藏起来。

        垃圾箱今天没什么吃的,我太累了。帕帕老爹好心收留了我。但什么都没有改变,狠角色依旧在四处找我,警察也很看重这个案子。我已经好多天没睡觉了,疯了就是这种感觉吧。

        今天,一个瘦弱到极点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直接询问我遇到了什么麻烦,让我仔细讲讲经过,都没客套一下。

        正好,这几天快憋疯了的我没想其他破事儿,就开始不停的说,不停的说。直到这个年轻人脸色难看的开始问我案发时屋内的细节,比如你进去时,孩子和狗是什么状态,客厅里只有那个女人嘛,我被这么一问也开始鼓起勇气仔细回想那可怕的一幕。

        “两只狗倒在地上,全身是血。”

        “那个男孩子坐在边上,脚边有把刀。”

        “后来那女人就是抓起那刀冲向了我。”

        “对了,他们都在电视机前,那时屋子里还响着歌剧的音乐。就是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我紧张的描述着能回忆起的全部内容。

        眼前瘦弱的年轻人听了我的话就开始沉默,可以看出他在思考着什么。我焦虑的等待着他继续发问。他肯定是老爹找来帮我的,帕帕老爹真是个好人。

        几分钟的沉默之后,年轻人让我赶紧跟着他去一个地方,他说这是我洗白的机会。说完就当先走了出去,我犹豫了一下,赌一赌吧,在躲下去也没有办法。

        外面的阳光很刺眼。几天没出来了。

        我们共同乘车来到了中央公园的一家小酒馆。这地方一看就是有钱人消遣的场所,吧台上的杯子随便一个都能卖不少钱。服务生穿的衣服比珍妮姐姐结婚那天穿的都好。

        “喝一杯吧,你看起来太紧张了。”

        瘦弱的年轻人随意的坐在角落的座位上,指着已经叫好的白兰地杯子说道。

        我一口就把杯子喝干了,然后完全沉醉于高档饮品的带来的快乐。

        在干掉了半瓶美酒和两个特制大馅饼后,清冷的酒吧进来了一位长相英俊的金头发男人。他径直走来坐在边上,然后抬起手也灌了一杯,看起来特别需要补充酒精。

        “好吧,大作家。急着把我叫来干什么?我宿醉还没醒,又在办公室忙了一个早晨。”

        金发男子又干了一杯,看样子他真的累坏了,和我一样。

        “这个倒霉蛋儿是你今年的万圣节礼物,乔治。他就是那个在现场被莉莲狂砍的倒霉蛋儿。”

        瘦弱的年轻人鄙视的看着乔治说道。

        “切,现场根本没有闯入的痕迹,根本没有外来者。我上午刚刚审问了那个迪克,他脸上写满了有罪。”

        金发的乔治对瘦弱男子的话嗤之以鼻。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处境没那么糟糕,警察甚至不相信我当晚在场!!!感谢专业的装备,庆幸敬业的自己。那剩下的问题就是狠角色要的文件了,我在高档饮品的作用下,缓缓回忆着当晚的细节。我用那个袋子档住了刀,然后我和那疯女人扭打在一起。袋子。。。袋子。。。它掉落在客厅了!很明显的答案,现在我只需要确定袋子在哪,然后在偷一次。

        不论袋子在哪,我都有把握拿回来。现在,我得想办法脱身了。帕帕老爹找来的年轻人,谢谢你的帮助。我会找机会补偿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