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吧 - 网游竞技 - 漫威的专家在线阅读 - 第七章、专业的姿势与专业的人

第七章、专业的姿势与专业的人

        一具还在冒着烟的焦尸,瑞克用手指微微触碰了一下它依旧滚烫的左侧手肘。那里因为剧烈的燃烧已经暴露出了焦黑的骨头。

        在高清视觉的加成下,瑞克优先发现这里镶嵌着一颗医疗钢钉。看来受害者曾经接受过专业的骨科手术。

        作为一个“专业人士”,大作家沉默的半跪在焦尸旁摆了一分钟“专业”姿势。他真不知道能干点什么。如果这是烤全羊,他还能给出一些指导意见。

        “史密斯先生,这是我刚刚灭火时在死者脚下发现的。还好发现及时,它只烧掉了一半。”

        约翰·麦克莱恩炫耀着手里的残破驾照,那上面也在微微冒着白烟。估计也很烫。

        “好吧,幸运的麦克莱恩警官。证件上写的是谁?你的表情说明这个人不简单。”

        瑞克对于眼神变好了,但没有透视能力这个结果,他久久不能释怀。

        “这上面的名字是怀特,今晚的拳王怀特。相信我,明早的新闻会爆炸的。”

        麦克莱恩警官快速的挥舞着手里冒烟的驾照,估计是感觉烫手了。

        “拳王?我们今晚还在麦迪逊看过他的比赛。”

        瑞克回头重新审视了面前的焦尸。

        “大侦探”这次有目的的对比观察了一会儿,他有九成把握这具焦尸不是拳王怀特。虽然皮肉都燃烧的很彻底,但这位的门牙还在。

        更仔细的观察,还会发现这具尸体主人生前一定多灾多难。他不只手臂有骨折钢钉,腿上也有。

        “所以,史密斯先生。您需要对外面的记者说点什么嘛?我是说,比如占个头条什么的。”

        麦克莱恩警官装作不在意的小声说道,他实在不适合搞阴谋诡计。

        “麦克莱恩,你这家伙不实在。把我叫下来其实是想转移媒体注意力吧。一个拳王这样死掉,警方一定会被媒体围攻好久。但如果我在现场,就没人在意警察了。办案时的压力会小很多。”

        “不过,你判断错了一件事。这具焦尸……”

        瑞克还没说出装比之语,一个英伦口音插了进来。

        “是的,这具焦尸应该不是拳王怀特。相反,那位拳王现在是头号嫌疑犯了。”

        “亨利·摩根,刚刚入职纽约法医办公室,很荣欣见到您。福尔摩斯的思考方式让我受益良多。”

        桥洞外走进一位身穿棕色大衣的英俊男士,年龄不好判断。看着三十多岁的脸,笑起来却像百岁老人般慈祥。

        “摩根?乔治提起过你,他说你们两个在露营地那个案子里有过良好的合作。一起在小树林忙了一个晚上。”

        瑞克大大松了一口气,亨利·摩根来了。事情就好办了,亨利·摩根来了,就不用在假装摆造型了。所以,有摩根法医参与的案子,就是好案子。

        这可是{不死法医}的大男主,法医界的老前辈。老到几百岁那种。

        你如果刚好是欧美资源区的法医,可以点三根香,拜一拜他。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瑞克出去被记者拍了一堆暗夜写真。麦克莱恩和摩根得以安静的记录着现场的一切线索。

        托尼和罗德斯已经提前离开了,里昂说托尼临时组了个泳装派对的局。

        并留言给瑞克。

        (伙计,好好破案。我明天下午醒来时应该能从报纸上看到真相的,对吧?)

        瑞克才不管什么破案,他~困了。需要高质量的睡眠。破案是约翰·麦克莱恩的活儿。他能帮忙抢走头条新闻,已经很给警局面子了。

        也不打招呼,直接叫上里昂。两人驱车就返回了城里的临时住处。

        之前与菲比合租的房子已经不在了,菲比与莫妮卡共同找了一栋新公寓。没带他玩儿。

        所以,感谢佩珀女士,五星级的住宿条件,比什么泳装派对强多了。

        躺在松软的大床上,对卧室门口的里昂喊道:“兄弟,不用值班了。你回自己房间睡吧。”

        “史密斯先生,这里的椅子很舒适。我习惯这样睡觉。十年如一日。”

        此刻的里昂坐在门外角落的阴影处。一身黑色风衣不提,头上还有一顶黑色瓜皮帽。更别说他还带着一副圆圆的小墨镜。

        手里握着一把枪,兜里揣着破片雷。脚下还扔着一包军火。

        专业的人,专业的事。

        “好吧,你随意。晚安,里昂。”

        “晚安,史密斯先生。”

        宁静的夜晚,松软的大床,门口全副武装的好兄弟。这就很完美。

        劳累一整天的大作家瞬间陷入梦香,金色的光点从虚空不断飞入意识之中。就像在给灵魂高速充电一样。

        耳边悉悉索索的细语环绕不断。

        “史密斯先生真是个好相处的小伙子。居然真的替我分担媒体压力。而且看完现场就走,一点没有插手夺权的意思。很懂啊。下次有案子还找他。哦,这个女人咬定死者是她丈夫,她瞎了么?这都认能认错?好吧,烧的是挺彻底。但她肯定不对劲儿。”

        “乔治说的没错,瑞克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虽然总是藏着半句话不说。不过人确实挺有意思。啊哈,多么珍贵的焦尸。今晚的研究一定是收获满满。”

        “苏珊!桥洞焦尸有挖到内幕消息嘛?什么!瑞克那小子又又又被拍到了。好吧,直接安排明天的头版头条。”

        “我得快点找地方彻底处理这个垃圾,然后更快的远离这一切。史密斯先生写的东西真是太对了。感谢史密斯先生,我爱死福尔摩斯了。”

        “啊,该死的,我又坐错了航班。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拜托福尔摩斯帮忙查爷爷的事情。”

        “福尔摩斯,一定可以找到我妈妈的。周围人都说他是世纪末最厉害的侦探。”

        “没错,我就是最厉害的探险家,直觉告诉我,金银岛…………”

        {安静,别打扰我睡觉。}

        意识中金色光点再一次被静音了。大作家换了个睡姿。

        ——————天花板在震颤————

        everybody~~~music!go!

        “托尼!!!托尼!!!托尼!!!哦!!!!吼吼!!!”

        “我好快乐啊。这才是周末!!!托尼!!!加油!!!!你可以干掉这一瓶的!!!”

        “托尼!!!托尼!!!啊~~~~”

        “我高质量的睡眠跑哪里去了?”

        “我辣么高质量的睡眠跑那里去了啊~~~~”

        “里昂?”

        瑞克从床上挣扎而起,他一时间都不确定自己这是在哪。

        “史密斯先生,我在。”

        “托尼那个混蛋的派对为什么开在我头上?”

        “先生你看,佩珀小姐包下了希尔顿酒店整个顶层。所以我们今晚才在这里休息。斯塔克先生临时举办的派对自然就在顶层外的天台上。”

        里昂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同时一群年轻女孩儿的尖叫声也在不停进攻着瑞克的卧室。

        “啊~~~~托尼~~~~哦~~~~托尼!!!!来一个!来一个!哦!!!”

        “里昂,我觉得还是去警局看看那个案子吧。在那里,我有一间超大的独立办公室。摩根法医人很慈祥,说话又好听。没准那里已经有突破性进展了。”

        瑞克重新穿好衣服,准备去看看纽约的警察是怎么上夜班的。他今晚浑身都不对劲儿。现在更是有强烈的感觉想去警局浪一浪。感官增强到有第六感了?

        “先生,其实我们可以去楼上参加派对的。”

        里昂耸耸肩,看了看正在掉灰的天花板。

        “不,我爱破案。警局那里有无数的悲欢离合。可以给我灵感,写作使我快乐。”

        (托尼!托尼!托尼!)

        瑞克说话间已经带着里昂离开了宁静的总统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