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吧 - 玄幻奇幻 - 龙羽战记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南宫世家

第六十五章 南宫世家

        眼瞅着就要到了去南宫家的日子,段羽依旧也不用多准备什么,一身替换的衣衫,一些盘缠,一张请帖,再带上一本书就够了。

        南宫家在骆玉城内,国都漫昌城东面紧挨着的就是,而肆洋国四君子之二的郑墨画所在的郑家,麦春风所在的麦家,都在骆玉城相邻东边的霁云城,相对来说离着是比较近了。

        在一天吃了早饭之后,段羽便出发了,毕竟赶早不赶晚嘛。当然,这次他不会像小时候跟着黄安一路风尘仆仆的慢慢走过去那样了,雇一个拥有脚力快的心兽的人要省时省力的多。

        乘在心兽的背上,其他便不用段羽管了,到了目的地给人商量好的盘缠就好。

        半天时间,从漫昌到了骆玉城的城中心。当然毕竟价钱摆在那里,自然不会像神鹰团一样神速。

        给好价钱后,段羽打算先在南宫府周围提前找好住处,二老爷大诞指不定延请了多少人,稍微来晚点可能已经订不到地方了。

        段羽找了一个看着环境还不错的旅馆,交好押金后在去南宫府之前就叫没什么事了,段羽想在骆玉城中转转。虽然段羽也出生在肆洋国,但其实对肆洋国的了解是比较少的,其他十国他都和先生去过不少的地方呆过。而在这里他的记忆基本都留在了懂事前和青天学院。

        骆玉城的繁华与漫昌相比不减,街上喊卖东西的店家比比皆是。

        隐约看到一个摆摊卖书的,段羽就想起了先生第一次带他买书的场景,尽管那本《声》他现在已经读完好几遍了,却还是被他珍藏着并时不时拿出来看看。

        段羽移步走到书摊前,看着上面摆了各式各样的书种,有的自己看过有的则没看过,而且段羽惊喜的发现这个摊子上居然还有小人书。

        自己应该是好久不看小人书了,毕竟这种书出书慢,价格偏贵,量也比较少,不过偶尔买一本来读读还是不错的。

        段羽刚动了想买的心思,想拿一本看看,却见有人已经给全部的小人书全部卷起放在怀里,“老板,这些多少银子,我全要了。”

        段羽瞧去,买书之人非常白净,脸看着很嫩,比“小神农”李月阳还显小,但段羽冥冥觉得他的真实年纪并不和他的脸一样年轻,但是也说不出来原因。此人最让人惊异的还是男生女相,明明声音上能明显听出是男生,还有喉结,长得却只能说是漂亮,如果这是个女人,段羽丝毫不怀疑他能收获众多的追求者,可惜是个男的。

        “哟。客官是要将这二十七本小人书全要了?”这可是大生意,书贩显得异常热情。

        “嗯。”男生女相的白嫩男子回答的很干脆。

        小贩眼睛滴溜一转,明显是在想着开价多少才好,“五……五两可合适?”

        段羽心想果然是狮子大开口。

        “行。”白嫩男子握着的手里洒出一堆碎银,“我也没数,你看够不够。”

        还用看么?那么一大堆估计十两都有了,小贩也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小老板这么有钱,不但没有讨价还价还多给了这么多,不过他也没有还回去的心思,赶紧给碎银搂入怀中。“够了够了,客官,这些足够了。”

        “那这些书我就带走了,告辞。”

        “客官慢走。”书贩一脸谄媚。

        段羽看看离去的抱着一大堆小人书的奇怪男子,又看看已经数钱数到乐不开支的小贩,对这人来说可能真的算是开张吃三年了。

        段羽离开书摊后继续在城中溜达,一路上他发现这个城里做糖人的商贩好像特别多,好像之前来的时候还看不到这么多,难道是最近兴起了么?

        不过深究这个也没用,这种东西一般都是现象级的,能不能真正长久的留下还得需要时间来检验。

        等在外边吃过晚饭后,段羽才回了旅馆,他为了舒服点刻意找的可以洗澡的住处,而且之后还得去见那么高地位的人。

        第二天又在城中转了一圈后,明天便是农历七月初二,南宫家二老爷的寿诞了。

        这天段羽并没有刻意的早起,毕竟南宫家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庞然大物,也不会有人多理会他,毕竟去的有身份的人不知道能有多少。他这趟只是为了去见下南耀挞,看看这厮是不是真的悔改了要和自己道歉。

        南宫府的府邸当然是在城中的繁华地段,段羽估摸着面积不会比罗府小,但是罗府毕竟是个习武的地方,养了那么多弟子,而南宫府里只有着家眷护卫仆从,显然是不一样。

        因为南宫府在肆洋国的地位摆在那里——五大家族之一。要知道皇姓一脉也是其中的一大家族,如果说麦春风的麦家在肆洋国算小有名气的话,那么南宫家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其家主南宫鸯两朝太师,地位显赫,而南宫杉就是他的亲孙女。长辈在朝廷当大官,小辈在王战夺魁首,多少人几辈子都不敢想的事,在南宫家却显得很正常,而且南宫家支系庞大,势力远远不是人们明面上看到的这些。

        走到南宫府的大门,已经能看到不少的来客前来祝贺了,段羽叹了口气,给出请帖和礼物随着人群进入府中。

        南宫府实在是太大了,要不是每过几丈就站着一个指路的侍卫,段羽觉得想要找对地方得需要好久,一路上一个同行的人认出了段羽,段羽询问之后才知道这人是王战上的观众,此次也是应邀前来老爷子寿诞的。

        二人之间无非就是寒暄那么几句,那个人夸段羽少年天才,有胆有量,段羽则谦虚的表示自己只是捡了个便宜。

        聊着聊着便也到了地方——一个巨大无比的院子,几个边上的屋子都是装潢精致,用的红瓦,支持屋檐的柱子上写着很多诗句,底下还有对应的描画,显然是花了不少功夫。此时院子中摆了很多贵重的桌椅,应当是用的上好木材,院子后边还有一个假山,假山底下的水中还能看到鱼儿在嬉戏。

        什么叫大家族的气派,一个院子便能放下来成百上千人。

        虽是可以随意落座,但段羽显然很识相的坐在了最后面,四周扫了扫正在纳闷没有看见南耀挞身影的时候,段羽瞥见假山里突然钻出一个人。

        不是南耀挞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