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吧 - 玄幻奇幻 - 龙羽战记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南宫累

第六十六章 南宫累

        “嘿嘿,你好啊羽哥。”南耀挞刚从假山里面出来就碰到了段羽在看着自己,赶忙打招呼道。

        段羽不知道这厮为什么会在假山里,属实冷不丁给自己吓了一跳。不过上次见面这人还是一副天下无敌的模样,现在已经“羽哥”都喊上了,足以见得打败王战魁首给他留下了多大的印象。

        “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好端端的人居然从假山里面出来。

        “害,这不是来的早等了会儿羽哥么,我今天也是第一次来南宫本家,刚才闲的无聊想去假山里面瞅瞅结果卡在里面了,这是刚钻出来。”南耀挞拍拍身上的土,不似作伪。

        “……”

        “对了羽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也是刚刚才到。别叫我什么羽哥,咱们同龄,喊我段羽就可以了。”

        “那不行,羽哥以后就是我大哥,可不能乱了辈分。羽哥,关于上次那件事……”

        “奥,你也别多想,我本就没打算把你怎么办,只要以后你能安分些,少再传出这么不可理喻的事情叫他人厌恶就行了。”

        “肯定的,羽哥,之后我一定痛改前非。”

        “那和我一起在这桌?”

        “不了,羽哥,我和我父亲一起来的,他半天没见到我想必已经着急了,我先回去了羽哥。”

        恨不得一句话三个“羽哥”,不过总比嚣张跋扈要强多了,段羽现在瞅着他有点像吴饼那个逗比的方向发展。

        这边宴会关于人们落座的地方,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规矩的,你一个普通的小贵族除非疯了才敢坐首桌,能在那里的只能是南宫家自己人和与南宫家地位类似的世家大族来的人,就比如现在坐在那里的就是南宫家主南宫鸯和除了皇帝一族外其他三大家族来的人。皇帝这边来的人当然是要享受单独接见祝贺的,君与臣毕竟是两个阶级。

        南宫鸯的蟒袍是特制的,身后有一个很大的迎风蟒的图案,很容易辨认。从段羽这个角度看去,老爷子身材魁梧,脊背很宽,应该是习过武上过沙场,此时他正在和另外几大家族来的人交谈甚欢。

        期间有人壮胆去给老爷子敬酒,老爷子老当益壮,都一一受了,显然敬酒的人地位也肯定不低,不过和段羽同样落座后面这几排桌子的人却是没有资格去的。这几排中段羽还看见了南耀挞,他身边有个看着很威严的男子,估计就是他父亲了。后面这些基本就是稍微沾亲带故的人或者来凑热闹的地位一般的小贵族,再有就是南宫家子女的寻常朋友们,到不了能去王战观战的那个级别,也没有人再认出段羽。

        不知过了多久,主角老寿星终于出现了。众人正对的屋子房门打开,南宫杉陪着老人走了出来,最先吸引到众人眼球的自然是南宫杉。

        肆洋国谁不知道南宫家有个国色天香的小辈,容貌无双还聪慧至极,知书达理,小小年纪更是已经拿到了王战色学魁首的位置,假以时日,入色学榜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也是南宫家已经是庞然大物,眼界高了太多,没多少人敢过来提亲,要不他家的门楣早就被脚印踏烂了。

        南宫杉今天穿了一件纹花的小褂,下身的宽松挡住了美丽的曲线,一个马尾辫仍然扎起,略施粉黛,穿的也并不是那么贵重。不过饶是这样就已经让众人惊为天人了,对大美女动心思的人可真不少。

        南宫杉应该是习惯了别人的目光,也不避讳,盈盈浅笑之后微微施礼,跟着老人走了出来。

        众人这才看正主。非但是他们不再关注南宫杉了,而是这个老爷子很特殊。倒不是说长相,老爷子毕竟在今天就七十岁了,除了独特的气质之外,和寻常的老人几乎别无二致,就是身体看着更硬朗些。

        特殊在他的身份,其实段羽也是奔着老人的身份才没有拒绝的。因为这个老人不仅是南宫鸯的亲弟弟,南宫家的二当家,还是定绝十老之一——南宫累。

        没错,就是在魁萝比试那场,用藤蔓点棋盘的老人,此时这个老人就和刚评出的自家的王战魁首待在一起,没有任何要避嫌的意思。也是,没有人认为定绝十老会徇私情,否则南宫家这么几十年不可能只赢了一个靓丽无双的南宫杉。

        老人环视了一圈安静下来的宾众,又和坐在正前方的南宫鸯对视后,二人双双点头,之后开口道:“老夫南宫累,没什么本事,仗着南宫家的身份能有这么多贵客来为糟老头子我庆贺七十寿诞,人们常说‘人活七十古来稀’,在兄长过了这个坎儿后,我终于是也顺利过来了,看来上天待我们南宫家还不薄。杉杉呢,也是不负众望,拿到了王战的魁首名额,为了庆贺这双喜临门,希望大家吃的舒服,毕竟礼钱也怪贵的。”老人气息很足,话说的清晰有力,院子里的人都听得很清楚。

        听到南宫累最后的打趣,底下众人皆是一笑,等着南宫府的下人开始搬菜上来就开吃了。当然,酒也是必要的,这样的宴会其实也是社交的地方,南宫家接触过的世家大族那么多,相互攀谈后给人留下好感当然对很多人来说是个重要的事儿,而酒就很容易让素不相识的两人说上话。

        敬酒不吃?除了不胜酒力这个原因外,也没几个人摆这个架子,除非二人地位差距太大。

        段羽他们这桌也不例外,再小的贵族也不是普通老百姓能企及的,如果有机会,能相互做做生意也是好的。

        当然,段羽气质特殊,也被人搭了话敬了酒,自然是被段羽以岁数没到为由给婉拒了,当时几人面色是不太好的,不过想起“段羽”这个名字是那个大闹王战的少年的姓名后,又都换上了一副热情的脸。

        期间有南宫家的人来向他们后几桌的敬酒,毕竟是请来的宾客,可不能冷落。敬酒的中年人连续三杯下肚,面色不改,又招呼他们要吃饱喝足后,才回到了前面。

        被敬酒的人们当然是与有荣焉,敬酒的中年人可是南宫鸯的大儿子,南宫杉的父亲,对他们来说已是遥不可及的存在,这样的人物给你敬酒,连回去吹嘘的资本都有了。

        这个宴会一直持续到下午才结束,显然有的人已经喝的不行了,看来到时候还得让下人抬回去。

        段羽本想跟着人群一同散去,却先被一个仆从模样的人找上了:“您就是段羽少爷吧?”

        “昂?”

        “我们二老爷有请,请跟我移步后房。”

        奇怪,虽然段羽知道他要找自己聊,可是南宫累放着那么多贵客不私请,居然第一个先找上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