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吧 - 玄幻奇幻 - 龙羽战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庄赐

第一百一十四章 庄赐

        “额……惊蛰还是刁难我了,实话实说,当时刚去学院的时候觉得自己格格不入,有一天倒是无聊作了一首说‘忧’的,不过在您这个大才子面前,我还是省省心吧。”

        “我可不信,毕竟你是那人的弟子,肚子里要是没墨水,那你干脆戳瞎我的眼睛吧。”

        “行吧。”段羽没办法,就把那天写的“大雨新愁败暑天”那几句和墨惊蛰说了一遍,当然,声音也只有他们几人听得到。事实上,段羽作诗是很私人的,如果不是墨惊蛰要问段羽也根本不会主动表露自己的才华。

        墨惊蛰细细听完,然后又品了品,微笑道:“幸亏段羽兄没在我们班,要不我这个班首可就不保了。”

        段羽笑骂道:“鬼才信。”

        段羽正要问墨惊蛰有什么佳句,但是楼上有人发话了,“现在的年轻人就这些水平么?还不够陪我打打牙祭消磨时间。”

        “嗯?”

        这声音听上去明显不是那个刘老爷的,看来他还请了客人。

        不过段羽总觉得这个声音好像有点儿熟悉,又一时想不起来,他站起来看了看屏风,还是看不清里面。

        段羽摇摇头,天下这么大,兴是自己多想了。

        “是啊,下一首,下一首如果有好诗,可以拿走五十两银子。”这次发话的是刘老爷,偌大一个光玉城应该拿出点更厉害的诗,纵使不能流传千古也应该有些可圈可点之处,比了这么半天,诗作的水平叫他实在是有些失望。

        不知道是不是奖赏提高的缘故,诗作的水平开始提高了,叫段羽几人印象深的是有个白净的文人抽了一个“季节”的选题,有几句诗很厉害:梅花四定开天落,风似无纤纺若闻,一柳弄摆春。

        冬梅已过,春风拂柳,季节的更迭用三种意象就很好的表现出来,可以算得上佳句了。

        果然,刘老爷也没吝啬,很中意这首诗,直接就要赏出一百两白银。

        “诶,这钱就不要给了,这人是我家二儿子,还没行冠礼,花不到这些钱。”此时屏风后面刘老板请着的客人对着刘老爷说道。

        “原来是庄先生的儿子,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请问爱子叫什么?”

        “小子庄瞳,如果刘老爷要见,可以请他上来陪你喝杯茶。”

        “那也是我的荣幸了。”庄先生翻开了屏风,露出了自己的头,朝着下面那个白嫩年轻人喊道:“小子,上来和刘老喝一杯。”

        中年人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段羽瞧过去的时候一下傻了眼,中年人正是他和先生曾经拜访过的人——酒绝,庄赐!

        “怎么看着眼熟?”沙涩维看见男子样貌,感觉在哪儿见过。

        “大名鼎鼎的酒绝啊,绝榜上有他的画像。”墨惊蛰回答道。

        “什么!这就是庄赐?老子我还没见过‘绝’呢。”黄祸瞬间又有了兴致,“传说他是天下唯一一个能一口喝下一杯醉相思而仍旧清醒的人,是不是真的?”

        “那你要问定绝十老去了。”段羽笑道。

        黄祸稍显尴尬,也对,十老给出的决断想来也不会有假,“那这庄赐也真是厉害呀,醉相思啊,那个叫绩邝的弄出这种酒扬名立万,结果根本就不是让人喝的,说是喝完就让人做美梦,还卖的贼贵,你说这喝完连酒是啥味儿的都不知道,还花那大价钱弄它干啥。”

        说着说着他又开始有些伤感了:“我们老大以前也搞过一缸,拿着当宝贝,从来没给我们分享过,自己每天睡前倒一点儿,还美滋滋的,那时候我还笑他抠门,可惜现在也见不到了。”

        不过他又很快平复下来,又讥笑段羽三人道:“奥,忘了,你们几个小孩子冠礼都没行呢,想尝也尝不了。”

        “你不也没尝过?”墨惊蛰一句话又把黄祸噎住了。

        相思醉再难品价格也摆在那里呢,一般人可消费不起。

        “相思醉”就是绩邝酿造的酒的名字,绩邝是得到酿绝称号之后才酿制出的相思醉,而他也因为这种酒被称为龙羽大陆有史以来最出色的酿绝,后世给他的名誉绝对不会小于最初的酿绝兼酒绝的杜鸿。

        而酒绝庄赐,便是最能喝下绩邝相思醉的人。

        “是庄赐先生。”

        “大名鼎鼎的酒绝也来了。”

        “庄赐先生,中午好。”

        下面的人也看见了庄赐,开始和他打招呼。

        庄赐毕竟就是光玉城内的人,而且也可以说是现在这里最知名的人,吴英怆已经从鞭绝的位置上下来多年了,而酒绝常青树绩邝自然现在名气要更大一些。

        “大家好啊,不用顾忌我,继续喝茶看诗,这里没酒喝,我就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了。”庄赐也没端着架子,回头端出一杯茶一饮而尽。

        龙羽大陆茶楼和酒馆售卖的东西是严格区别开的,不存在越界抢生意这一说,所以即便是庄赐亲临也只能看茶,除非他们去的是私人茶馆。

        庄赐敬茶的时候也顺带环视了一圈,段羽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自己,因为段羽和先生是向北开始游历的,转回白羽国的时候段羽已经长大了,庄赐如果看见他应该不会认不出来的。

        庄赐敬完一杯茶,他的二儿子也到了楼上,俩人便又一起回到了屏风后面,赛诗毕竟还要继续,庄赐自然也知道刘老爷的局,不能让自己把风头都抢了。

        不过他的儿子庄瞳拿到了目前来说最高的赏金,想不出风头都难。

        不过也是因为这样人们的参与更踊跃了,很多人也不藏着掖着了。酒绝庄赐可就在上面,如果能有一首好诗留下,传出去可能带来的就是无尽的名声。

        酒绝庄赐都称赞的文人,起码也能在光玉城横着走了。

        随着首首好诗的涌出,感觉无聊的段羽几人也终于开始看得津津有味了,不知不觉一个下午便过去了,其中不乏有和庄瞳作出的一样精彩的佳句,也算是没白来。

        赛诗会结束后,段羽几人也打算走了,但是被人又叫住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作诗的那个白嫩小子,庄赐的二儿子庄瞳。

        庄瞳在散场之际悄悄来到了段羽几人身边,冲着段羽道:“您是段羽哥哥么?”

        “是的,您是庄叔叔的孩子庄瞳吧。”

        “是的,段羽哥,我老爹让我来请你过去一叙。”

        “那我的朋友们?”

        “奥,都过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