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吧 - 玄幻奇幻 - 龙羽战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刘途宴

第一百二十一章 刘途宴

        “怎么样,惊蛰,涩维,你们有没有被发现?”

        段羽先回到几人的住处,等了一会儿之后墨惊蛰和沙涩维神色如常的回来了。

        墨沙二人进来后重新关好门,才大出一口气。墨惊蛰说道:“刘途宴寝居的房子,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难潜入些。不但有巡班的守卫,还要提防着来回走动的下人,耽误了我们不少时间。好在,被我们抓住了机会,有惊无险的回来了。”

        “你们没事便好,我这……”

        “对了,这是我们在刘途宴的床头底下翻到的他和白山屏雀来往的书信,由于时间紧迫,我们没来得及看,只能先赶回来。”

        段羽刚想说自己从书房找到了证据,但是墨惊蛰先一步拿出了他们在另一边搜到的书信,信封上有白山屏雀的落款,还有印章。

        “不对啊。”段羽此时掏出自己拿到的书信,冲着二人道:“这封是我在刘途宴书房的地上的砖石下发现的,内容我已经大致了解过了,莫非刘途宴把信分开放置了?这样岂不是更不保险了?”

        墨惊蛰看到段羽拿出信,瞬间明白了八分。“看来,是我们被骗了。他早知道我们要去。”

        墨惊蛰打开他手里的书信,果然信中只是前面胡诌了几句话,后面更是照抄的药材名字。

        “不过,刘途宴估计也没能料到段羽能提前埋伏进来,还拿到了真的证据。”

        段羽看了看墨惊蛰扔到桌子上信封,说道:“你们这次也不是完全一无所获,我拿到的这封信,它原本的信封可能就是这个。”

        “不错。”墨惊蛰点起烛火,将假书信焚烧完,有些严肃,“刘途宴故意设了这么一个局等着我和沙涩维羊入虎口。虽然我俩自诩一路上没露出什么蛛丝马迹,但是刘途宴肯定已经知道了。再加上你又拿到了真的书信,最迟晚上,他们绝对会动手的,我们如果逃不出刘家就是死路一条。”

        “那能不能让段羽拿着证据先出去。”沙涩维终于开口了。他认为让段羽出去搬救兵是最稳妥的。

        “我也觉得可行。”墨惊蛰点点头,“刘途宴估计离知道书信被偷还得有一会儿,正好给了我们缓冲的时间。段羽,你现在立马出去联系冯家和涂家二兄弟,不然到时候都逃不出去了。”

        “可是……”

        段羽想让沙涩维去,因为来援兵到来之前,刘家肯定已经动手了。沙涩维虽然拥有神速,但功夫着实一般,这样墨惊蛰的压力会非常大。

        但是没等他说完,屋外已经有人在敲门,“墨公子,沙公子,我们家主来拜访二位了。”

        糟了!怎么会这么快!

        这是三人现在共同的想法。

        “快走!”墨惊蛰急切的小声说道。

        没办法,段羽点点头,拿起书信,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后窗。他现在只能让自己再快一点,他不能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了!

        这边墨惊蛰和沙涩维调整了一下呼吸,开门迎接了刘家家主刘途宴。

        不过站在门前的是一个下人打扮的人,应该就是刚才喊话敲门的那个。拾阶下面那个,才是刘家家主。

        “两位小友,今日可好?”刘途宴看见二人,笑着问道。

        刘途宴长得并不算高大,表面上也看不到戾气,而且他穿着的并不是寻常习武用的武服,而是一般老爷们在家里穿着的纹云锦服,他这件是暗青色的。他的耳朵和手都很大,整体看上去竟然还有些温和。

        “奥,刘叔叔,劳您挂念。贵府的一切都很好,我和涩维这几天生活的很舒服。”墨惊蛰没有慌张,很自然的回答了刘途宴的问候。

        “那就好,那就好。”

        “对了,刘叔叔,您今天怎么想着来?”

        “奥,这不是这个季节现在有很多害人的飞虫飞到我府中来嘛,我想来看看两位小友有没有受惊,现在看着你们没有异样,那刘叔叔我,也便放心了。”

        之后刘途宴又和二人东扯西扯的聊了一会儿,在送刘途宴走后,墨惊蛰和沙涩维坐会了桌上。

        “那姓刘的走了,我们是不是也该溜了。”沙涩维冲着墨惊蛰问道。

        墨惊蛰苦笑了一下,摇摇头,“现在怕是出不去了。如果我没猜错,刘途宴一定用了办法能立即知道书信被偷。但刘途宴以为是我们拿的,所以刚才才匆匆来想看看咱俩跑了没有,看到咱俩还在这里他才松了一口气,还找了个飞虫入府的蹩脚理由来讽刺咱们两个,趁着这聊天的时机,估计现在四处围满他们的人了,想悄无声息的走掉是不行了。”

        “那我们要怎么办?”沙涩维继续问道。他知道自己的武艺稀疏平常,头脑也不如墨惊蛰好使,所以想先听听墨惊蛰的想法。

        墨惊蛰饮尽一杯茶,帅气的脸庞上看不出退缩,“他想玩,咱就陪他玩玩。刚才他都没有动手,那就是还是想着等晚太阳落下去点再来收拾我们,正好中了咱们下怀!段羽已经出去找救兵了,我估摸着也得话不少时间,刘途宴聪明反被聪明误,自以为靠着到了晚上趁着咱俩松懈能轻松拿下我们,殊不知我们其实有三人。”

        “不过,涩维,现在不能松懈了。一切毕竟是我的猜测,刘途宴随时有可能撕破脸皮动手,硬抗的话我们两个没有一点胜算。这样,你先唤出水伏豹,外边一有动静我们立马开溜……”

        刘家大厅。

        刘途宴此时正坐在主椅上,半眯着眼睛斜睨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家主,我们真不用……”

        “不着急,反正他俩也跑不了,等虞荒到了要他收拾那俩小子也不迟。到时候对外就说我出门了,白山屏雀的人偷袭杀了他俩,事后再准备几个尸体说是白山屏雀的人,我想也没有人会起疑。”刘途宴打断了下人的话,这个老管家跟了他几十年了,能力不足,但胜在听话。

        “家主果然高明。”

        “不过我原本以为他们会去我的住处找证据,我还是把他们想的太厉害了,幸好我准备了很多的应对方法。”

        老管家还要说些什么,只从外边急匆匆走进来一刘途宴的亲信,在刘途宴耳边嘀咕了几句。

        “什么?”

        只见刘途宴一改刚才的云淡风轻,直接摔碎了茶杯。与刚才相比完全就是换了个人一样,龇着牙凶狠道:“好啊,好啊,瞒天过海是吧,就是搅翻这国都,我也要把你们全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