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吧 - 网游竞技 - 我是御诡师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实践远比理论好

第二十九章 实践远比理论好

        “感觉很难理解啊。”东阳挠了挠头发说道。

        “哈哈,这种事情不用着急,毕竟你现在已经有了诡秘,成为御诡师也只是时间原因,你现在最重要的是积累经验,学习各种专业知识。”谷泽远安慰道。

        “其实呢,我一直认为实践比起理论更加能让人学到东西,我给你讲十天半月都不如你亲身去经历一次,所以今天我是来和你商量开店的事情。”谷泽远说道。

        “开店?开什么店?”东阳一头雾水地问道。

        “当然是关于御诡师的店了,这样问题才会自己找上门。”谷泽远笑着说道,“而且你成为御诡师后,咱们也需要一个作为大本营的地方。”

        “可是开店要花不少钱吧,我现在手头里没多少存款。”东阳十分尴尬地说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这些年也有不少积蓄,这个钱我来出就行。”谷泽远拍了拍胸脯说道。

        “这可不行啊谷叔,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全拿了。”东阳赶忙摆手道。

        “要么说你还年轻呢,等你跟着我跑两次任务后就知道了,但是现在我们的任务是先确定好店面的位置,并且还要做好前期的宣传工作。”谷泽远边说边思索着。

        “天青市还挺大的,这个位置......”东阳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谷泽远打断了。

        “其实我已经有了几个比较中意的地方,你现在就跟我一起去看看吧。”谷泽远直接起身说道。

        “谷叔,合着你是早就打算好了,现在只是来通知我一声吧。”东阳跟在谷泽远身后吐槽道。

        两人驾车将几处地方全部看了个遍,最后决定将店开在天青市的老城区,那里有一栋三层的小楼,以前是一间超市,因为地址比较偏僻,所以倒闭了。但是它有地下室以及一个库房,倒是十分合适,而且按照谷泽远的说法,开这种店面没必要在特别显眼的地方,等到名气起来后,人们自然会自己找来。

        东阳对于这个说法也表示认同,因为御诡师的工作本就和普通的工作性质不同,选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也好。

        地址选好后,谷泽远直接给房东打去电话,看得出谷泽远和房东也是比较熟悉,三言两语就将这栋楼定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安排装修,谷泽远只是让工程队先进行简单基础的装修工作,剩下的则是等自己来了再做安排。

        “谷叔,你这是要去出差?”听到谷泽远的安排后,东阳问道。

        “不是我,而是我们,咱们现在就出发。”谷泽远边说边发动了车子。

        “什么意思?”东阳十分不解。

        “当然是出委托了,我可是再次出山了,正好带你长长见识。”谷泽远开着车说道。

        “不是吧谷叔,我现在可是什么都不会呢,而且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我还没收拾行李。”东阳很是紧张地说道。

        “没什么好收拾的,就在隔壁县城,是我的老朋友介绍的,缺什么到那边再买就行了。”谷泽远毫不在乎地说道。

        “可是我......还没和家里打招呼......”东阳自己都觉得这借口很烂。

        “你是指没想和怎么和家里说是吗?”谷泽远问道。

        “嗯,也有这个原因在里面。”东阳点了点头,毕竟御诡师这种职业,普通人很难理解,反而会觉得这些都是封建迷信,甚至是传销诈骗。

        “你就说咱们合伙开了家古玩店就行了。”谷泽远想了想然后说道。

        “古玩店?可是我对这东西一窍不通啊。”东阳无语道。

        “没事的,我是历史老师,你和你爸妈说他们肯定不会生疑。”谷泽远胸有成竹地说道。

        “得,您这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好了。”东阳直接靠在了座椅上,看着一旁激情满满的谷泽远,无奈地笑了笑。

        原本以为谷泽远是那种十分沉稳的长者,但是现在看起来,他简直是和时子炎一模一样,如果这样的话,那时子炎的师父岂不也是......

        东阳已经联想到五元极那个老头一副老顽童的模样了......

        “咚咚”声从靠背后响起,东阳好奇地转过头,却发现园园竟然坐在后排,一脸无聊地踢着他的椅背。

        “你怎么出来了?”东阳声音虽小,但还是被谷泽远听在耳中,“怎么?你那小鬼又出现了?”谷泽远头也不回地问道。

        “额,谷叔你也看到了?”东阳有些尴尬地回过头问道。

        “我看不到,但是我能感觉到。”谷泽远说道。

        “哦对了,谷叔,有事想要请教你......”东阳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于是赶忙询问谷泽远。

        “听你这么说,你现在是能一直看到鬼物了?”谷泽远问道。

        “是的,之前我一直都看不到园园,但是现在我却一直能看到她。”东阳点了点头道。

        “这个问题确实很棘手啊,我知道有些人天生会有这种能力,但是你这种后天觉醒的,我确实是第一次听说。”谷泽远沉思道。

        “总之有各种可能吧,也可能是你一次性喝了太多的诡瞳,又或是你之前的灵魂在冥域受到了什么影响。”谷泽远分析道。

        “那我该如何恢复正常呢?”东阳有些着急地问道。

        “顺其自然吧,而且这也不一定是坏事,省的你到时候再喝诡瞳了。”谷泽远打趣道。

        “别啊,如果每时每刻都能看到,那我估计是要疯了。”东阳苦着脸说道。

        “那你看前方有什么东西吗?”谷泽远突然开口问道。

        “前方?什么都没有啊?”东阳透过挡风玻璃仔细地看了看,然后说道。

        突然,东阳瞳孔一缩,接着说道:“我看到了,是谷叔您的诡灵,枭。”

        “唔,我好像知道了,你貌似只能看到位于你身边的鬼物,超过一定距离就看不到了。”谷泽远思索道。

        “刚刚我让枭提前在那路旁站着,但是你却看不到他,直到我们快开到他身边时,你才察觉到,说明你这个能力是有距离限制的。”谷泽远分析道。

        “喂,你能不能让他把那家伙收起来!”园园有些恐惧的声音从东阳的肩膀上传来,东阳回过头,看到一个金色虚影此时正坐在车后座上。

        东阳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对谷泽远说道:“谷叔,您能不能让枭先回去,园园害怕了。”

        “哦对,我都把这事给忘了。”谷泽远一拍脑袋,接着车后座上的枭就消失不见了。

        “看得出来,你们相处的还不错嘛。”谷泽远笑着说道。

        “哎,因为我答应她还要去做一件事情。”东阳叹了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