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吧 - 网游竞技 - 精灵:从异色拉鲁拉丝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迈向木杆镇的旅途(1)

第二十五章 迈向木杆镇的旅途(1)

        许浅素先去找了甜竹竹,在它的热情相迎下吃了好几片叶子,又留下一袋精灵食物后,才告别了这位可爱的朋友。

        随后又去了翠雪公立医院,他本想去看望一下那位身患重病,却很喜欢拉鲁拉丝的小姑娘,但打听后,才了解到她的母亲已经带着她离开了医院,可能是去医疗设施更完善的城市了。

        而联盟的工作人员也发来讯息,说是跟丢了……倒也正常,以那黑袍人的谨慎,自不会随便被联盟抓到。

        虽然有着黑袍人这种暗地中的势力盯着许浅素,但一来一直躲在翠雪镇不现实,二来……玛俐小姐毕竟不是吃干饭的。

        训练家的危险不单单体现在野外生存上,同样也不得不提防人类,但若是一直龟缩在联盟的庇护下,许浅素干脆也别当训练家了。

        话虽如此,玛俐小姐却是一点也不留情面……

        “就你这幅样子,还当什么训练家?”

        清冷悦耳的训斥声于距翠雪镇一段距离的森林内响起,一只树干被积雪缓缓压下,旋即又猛地弹起,其上积雪砸落在地,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响。

        玛俐抱着双臂,轻叹一口气,白气与落雪交织。

        她向许浅素伸出白白嫩嫩的手儿,“背包给我。”

        许浅素抱着精灵蛋,将围巾缠在上面,有些悻悻地递过背包。

        玛俐拿出一张毯子铺在一颗巨树旁的雪面上,拿过许浅素的背包,扶着长裙坐下,随后又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针线盒,慢条斯理地缝制。

        当然不是许浅素的背包破了,只是……没有地方装精灵蛋。

        身为玛俐小姐的御用精灵蛋培育家,没有给精灵蛋提供一个温暖舒适的环境,无疑是许浅素的失职。

        总不能让许浅素一路抱着这颗精灵蛋吧

        所以玛俐是在给许浅素的背包缝制一个收纳袋。

        许浅素的背包是原身花了大价钱买的空间背包,能装的东西绝对不少,但精灵蛋毕竟脆弱,和其他物品放在一起,万一磕磕碰碰,哪里破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许浅素打开手机再次确认了一下方向,旋即看向灰蒙蒙,洋洋洒洒落着细雪的天空,估摸还有三天的路程。

        莫鲁贝可在雪中踩出一大片小梅花印,跑着跑着啪地摔进雪中,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对小耳朵,随后又猛地从雪中爬起来,继续玩着雪。

        扒手猫趴在玛俐身边闭目休息,优雅贵气的身段儿刚沾上雪,就被她的尾巴扫掉。

        小袋兽蜷缩着身子躺在扒手猫身旁睡觉,成长期的宝可梦都比较嗜睡,小袋兽一天基本要睡十八个小时。

        拉鲁拉丝则坐在许浅素的肩膀上,手儿绕着许浅素的头发玩儿。

        许浅素向玛俐小姐要了一张毯子为小袋兽和扒手猫盖上,旋即坐在毯子上,将拉鲁拉丝从肩膀上抱下来,屈起双膝,拿出研究笔记,教她汉语。

        “扒手猫这三个字是……”

        “恰?”听到许浅素叫她的名字,扒手猫抬头望了他一眼,发现并没有自己的事,就用尾巴拉着毯子将自己盖得紧了些,舔了舔爪子,继续闭目假寐。

        “莫~贝莫贝可?”莫鲁贝可爬上许浅素的肩膀,好奇地打量着许浅素的研究笔记,发现拉鲁拉丝居然可以用念力操纵笔写字时,顿感惊奇。

        它闭上眼睛,用力幻想着自己操纵笔的模样,渴望自己也能像拉鲁拉丝一样拥有超能力。

        过了一阵儿莫鲁贝可睁开眼睛,知道自己做不到,但它也不在乎,从口袋里拿出种子吃了几颗,就趴在许浅素的肩膀上,搂着他的脖子,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拉鲁拉丝如今对念力的微操已经长进了不少,想必再通过写字锻炼一个月,这就对她没什么作用了,也该想想其他的训练法子……

        小袋兽翻了個身子,拱了拱小脑袋,旋即枕在扒手猫柔软暖和的腰上。

        “恰!”扒手猫浑身一抖,直起脑袋,仿佛涂着红色眼影的妖媚翡翠绿眸子看了小袋兽一眼。

        玛俐见状,摸了摸扒手猫的小耳朵,随后又拉了拉从小袋兽身上滑落的毯子,便收回视线,继续缝制。

        扒手猫的耳朵拉拢下来,看在主人和小袋兽只是个宝宝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落雪翩然而下,一颗巨树旁,许浅素与玛俐靠在树干上席地而坐,小袋兽与扒手猫躺在两人之间睡觉,静悄悄的只余拉鲁拉丝操纵笔尖掠过纸张的细微沙沙声,一缕阳光穿过枝干,洒在他们身上,暖洋洋的,即惬意又舒心。

        等拉鲁拉丝完成许浅素布置给她的作业——写扒手猫三个字二十遍后,抬头望去,发现许浅素已经靠在树上,微微歪着头,枕在莫鲁贝可身上,睡着了。

        淡金色的暖阳洒在他的脸上,让拉鲁拉丝莫名感到静谧平和。

        但是……

        拉鲁拉丝嘟起嘴巴,莫鲁贝可那个位置本来是她的。

        怎么刚揍跑一只蠢鸟,又来了一只电老鼠呢?

        她偏头看去,玛俐还在拿着针线,慢慢缝着收纳袋。

        她们两对视一眼,玛俐微微抬手,示意拉鲁拉丝过来。

        拉鲁拉丝眨眨眼睛,用念力控制自己飞过去。

        玛俐将拉鲁拉丝搂进怀中,轻声问道:“想不想在许浅素的物品上留下你的烙印?”

        “拉鲁鲁?”拉鲁拉丝不解地望了许浅素一眼,然后点点头。

        “想不想锻炼自己的实力,成为许浅素的骄傲?”玛俐宛若小恶魔般循循善诱。

        “拉鲁。”拉鲁拉丝点头。

        “好。”玛俐浅绿色的眸子在细雪中,在暖阳下显出宝石般美丽的色泽。

        她拿起针线,手把手教拉鲁拉丝怎么用念力控制针线,缝制收纳袋……

        待夕阳西下,茜色的薄纱遍布沐光森林。

        “不愧是玛俐小姐,心灵手巧。”许浅素望着背包内绣着花纹的黑色收纳袋,毫不吝啬地称赞。

        玛俐抱着双臂,可爱清丽的面容还是那般面无表情,她瞥了许浅素一眼,“还是感谢你的拉鲁拉丝吧……”

        拉鲁拉丝宣誓主权般搂着许浅素的脖子,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休息。

        念力消耗过多,脑袋昏昏沉沉的。

        “……而且,夜晚的沐光森林可不好过,你要是再敢偷懒睡觉……”

        “是是是,今晚我守夜。”许浅素眼中泛着笑意,抚着拉鲁拉丝的发丝,看向玛俐小姐笑盈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