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吧 - 网游竞技 - 精灵:从异色拉鲁拉丝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拉鲁拉丝的冒险(求追读!)

第四十八章 拉鲁拉丝的冒险(求追读!)

        拉鲁拉丝缓缓飘进浴室,随手放出一道念力屏障,隔绝浴室内外的声音。

        咦?我是什么时候会这个的呢?

        拉鲁拉丝怔怔地望着浅蓝色的念力屏障,好一会儿后才恍然大悟地想起来。

        当初在沐光森林第一次和臭鸟打架时,使用了魅惑之声,为了不波及到许浅素,才学会了这个。

        拉鲁拉丝转身飘在浴缸前,开关放水,待填满一半后,她才关上开关,琥珀色的眸子泛起蓝光,用念力控制着浴缸内的水缓缓升起。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旋即用尽自己的全力,改变着水的形态。

        这可以锻炼她念力的微操,她是明白的。

        过了片刻,水波倾巢而下,砸在浴缸内,水花溅在拉鲁拉丝的身上。

        水珠从她的脸上滑下,拉鲁拉丝剧烈地喘着气。

        不行,这样锻炼的效率太慢了。

        她踏进浴缸,将娇小的身子尽数埋在水下。

        她不是水生宝可梦,倘若不能呼吸,就会死。

        拉鲁拉丝明白这一点,才会如此做。

        生死危机,最能激发潜力。

        冰凉彻骨,黑暗无垠,拉鲁拉丝宛若无根浮萍,又好似沉入海底,身体随着水波渐渐起伏。

        体内的氧气渐渐消耗一空。

        咦?这种感觉,从前我好似感受过。

        呼噜呼噜。

        些许气泡从水中浮起。

        拉鲁拉丝想起了雪崩中被许浅素抱着的安心感,想起了与他一同眺望的月与雪与美纳斯的浪漫,想起了被手下败将稚山雀赶超的危机感……

        被嘉德丽雅欣赏,唯恐被许浅素交易出去的恐惧感,3v3中只能当辅助的无力感,以及许浅素一而再,再而三因为她而受伤的愧疚。

        种种情绪交织,让她几欲窒息。

        不,她已经窒息了。

        蓝光猛地于黑暗的浴室中闪烁,拉鲁拉丝用念力制造出一层薄膜将自己与水隔绝,又延伸出一条细细的念力通道,输送氧气。

        仅是这样,还不够。

        她对自己有着近乎自虐般的苛刻要求,待熟悉念力通道后,就用念力在水中凝聚出各式各样,形态不一的通道。

        若是凝聚不出来,便失去了‘氧气管’,她就会死。

        成功,失败,再成功,失败,失败,差点被淹死后,才再次勉强成功。

        拉鲁拉丝已经受够了许浅素总是因为自己受伤。

        半个小时后,拉鲁拉丝猛地从浴缸中爬出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水珠从她的脸上滑落,旋即顺着浴缸壁,滴在浴室的地板上。

        拉鲁拉丝休息了一阵儿,才忍着精神力消耗一空,只想晕过去的欲望,放掉水,拿起毛巾将自己身上与地板擦干净。

        旋即拉鲁拉丝蹑手蹑脚地离开浴室,她连让自己飘起来的精神力都没有了。

        黑暗中,拉鲁拉丝小心前行,忽然,她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

        因为疲惫而变得极为迟钝的五感,渐渐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

        拉鲁拉丝鼻尖微动,这股有些熟悉的香气……

        她揉了揉眼睛,凝神看去。

        明月渐渐倾斜,月光挥洒,穿过细雪与窗户,缓缓垂在拉鲁拉丝的身边。

        浴室门口,她的脚边,放着一个小盘子,其上摆着两颗小方块,盘子旁还放着一个大杯子,里面…好像是她曾经喝过的,许浅素亲手做的柠檬水。

        方块晶莹而剔透,微微反射着月光。

        拉鲁拉丝愣住了。

        浴室门口,本来是没有这些的。

        她仰起脸儿看去,许浅素抱着小袋兽躺在床上,均匀的呼吸声轻轻响起。

        拉鲁拉丝垂下视线,过了一阵儿,才轻轻坐在地板上,手儿捧着能量方块,小口小口地吃着。

        她吃得很慢,很轻,唯恐发出声音。

        滴答,滴答……

        拉鲁拉丝咀嚼,吞咽的声响,还没有不知名的水珠垂落地面的声音大。

        她抬起手儿,抹了抹眼睛,便继续小口,小口吃着能量方块。

        拉鲁拉丝做了一個梦。

        一个无聊,无趣,于她而言,毫无意义的梦。

        那是两个月前的事。

        沐光森林的十月,落雪初临,气温下降,冬天来了。

        出生一个月,才刚刚渡过成长期的拉鲁拉丝,仰起小脸,伸出手儿。

        雪花洒落,拉鲁拉丝又触电般收回手儿。

        冰冰凉凉的。

        拉鲁拉丝握了握手,歪歪头,忽然不禁笑了起来。

        纯粹,开心又可爱的笑容。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雪这种东西。

        但不久,见到雪的新奇与兴奋,就被其他的东西所顶替。

        冬天对于野生宝可梦并不好过,尤其是对于拉鲁拉丝这种出生不久,实力孱弱,且无依无靠的宝可梦。

        她曾翻过训练家露营后留下的垃圾,也曾为了摘一个不知能不能吃的树果摔下悬崖,也曾饿极了去偷霸道熊猫的过冬树果。

        若不是有着念力,她早便被摔死;若不是有着念力,她早便被霸道熊猫打成重伤,扔在野外,在寒冷中因伤势过重而死去。

        她也是在那时,才那般讨厌使用念力。

        因为这是她仅有的东西,用完了,不仅脑袋疼,还会失去活下去的能力。

        她什么都吃过,唯独没有吃过好吃的东西;她哪里都睡过,唯独没有睡过温暖安全的地方。

        如此痛苦,使她从脆弱变得坚强。

        坚强地活下去,成为了她活着的唯一目标。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两只宝可梦。

        拉鲁拉丝踩着雪,缓缓走在树林中。

        曾令她感到新奇有趣的东西,她此刻只有讨厌。

        因为它不仅带来了寒冷,也掩埋了食物。

        忽然,她听到有东西在叫她。

        拉鲁拉丝转头看去,却是一只和她一般娇小可爱的宝可梦。

        球状的身体,浅粉色的皮肤,可爱的小嘴与小脚,浅蓝色的头发向内卷起遮住眼睛,及地的鬓角,以及宛若派对帽似的长长‘天线’。

        迷布莉姆。

        “嗨,你好呀,你也是超能力系的嘛?”她问。

        拉鲁拉丝眨了眨眼睛,心底莫名出现一丝希冀,她重重点头。

        “嘿嘿,我也是哒~听妈妈说,我们比较稀少哒~除了妈妈,我只见过你哒~”迷布莉姆的语气可爱而纯真。

        拉鲁拉丝不理解生活在野外的迷布莉姆怎么会有这种天真的语气,她刚想发出结伴的邀请,忽然意识到迷布莉姆说了一个她不明白的词语。

        “妈妈……是什么?”拉鲁拉丝偏头问。

        “妈妈?妈妈就是妈妈呀~”闻言,迷布莉姆苦恼地用鬓角绕了绕小帽子,才恍然大悟地解释道:“就是给你食物,会抱着你睡觉,有坏人来就把它们打跑的妈妈!”

        拉鲁拉丝迷茫地歪歪头。

        “你是……拉鲁拉丝?”忽然,一道温和的声线从一旁传来,拉鲁拉丝偏头看去,然后又仰起脸儿,才能看到来者的脸庞。

        身材高挑,粉白色的肌肤,宛若带着帽子,身着礼服的贵妇。

        布莉姆温。

        她蹲下身子,亲昵地蹭了蹭迷布莉姆的小脸儿,才看向拉鲁拉丝,“虽然颜色不太对,但你是拉鲁拉丝吧。”

        “拉鲁拉丝……”拉鲁拉丝喃喃自语,她从不知道自己叫拉鲁拉丝,但她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字,那是不是也知道自己的族群呢?

        那里会有自己的妈妈吗?

        念及此处,拉鲁拉丝心尖儿暮地一颤,阵阵热流涌过。

        即便她还不是很理解妈妈是什么。

        她向布莉姆温询问。

        布莉姆温想了想,才有些不确定地看向一个方向,“我倒是听几只钢铠鸦提起过,那个方向曾有沙奈朵出没……”

        沙奈朵是谁?拉鲁拉丝不清楚,但听布莉姆温的语气,那应该就是自己的妈妈吧!

        意识到这点前,拉鲁拉丝的身体就已经做出反应。

        她不顾体力,踩着雪,奋力朝着那个方向跑去。

        她跑啊跑,浑身疲惫,气喘吁吁,却满心澎湃。

        待天色昏暗,日落月生,跑了整整一大天的拉鲁拉丝,还是没能找到那只沙奈朵。

        中途,有几只黑暗鸦,瞧她孤身一人又实力弱小,飞来欺负她。

        也有一些被她惊扰冬眠的宝可梦,愤怒地追逐她。

        那只被她偷过食物的霸道熊猫,也寻上了她。

        为了躲避霸道熊猫,拉鲁拉丝不得不将心神集中在逃命上。

        她逃啊逃,浑身疲惫,寒冷饥饿,仍满心澎湃。

        终于,她避开了霸道熊猫,在原地休息了一阵儿,刚想启程继续找沙奈朵,却腿一软,从雪坡上滚了下去。

        噗通!

        拉鲁拉丝摔进雪里,掀起雪雾。

        仰首望去,明月高悬,星辰闪耀,翠绿的极光于天际闪耀,在夜色中与星辰明月交织,天地一白的沐光森林,反射着翠绿极光的虚幻光芒。

        美不胜收。

        拉鲁拉丝没有从雪中起身,她抽了抽鼻子,渐渐抽泣起来,旋即抽泣声越来越大。

        她嚎啕大哭,宛若要将内脏都哭出来。

        形单影只,饥饿寒冷,满目皆敌,历尽磨难,一切的一切,都没能让刚出生一个月拉鲁拉丝崩溃大哭。

        但此刻,她迷路了。

        她失去了方向。

        拉鲁拉丝找不到沙奈朵了。

        她找不到妈妈了。

        她大声呼唤着沙奈朵的名字,不断地叫着妈妈。

        但每一次呼唤都没有回应,直到最后,也没有谁能来回应她。

        那天晚上,拉鲁拉丝学会了火焰拳,因为她意识到,能带给自己温暖的,只有自己。

        拉鲁拉丝在心底发誓,她决定不再呼唤那些,即使呼唤也没有回应的东西。

        她躺在树洞中,紧紧蜷缩着身子,冰凉彻骨,黑暗无垠,拉鲁拉丝宛若无根浮萍,又好似沉入海底。

        泪珠从她红肿的眼角滑落,掠过脸庞,随后被一根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拂过。

        许浅素靠在枕头上,拉鲁拉丝躺在他的怀里。

        他一只手轻抚着拉鲁拉丝的背部,一只手轻轻接住她落下的泪水。

        “拉鲁鲁……”梦呓般的声音轻轻在房间中响起,宛若清风,细微而虚幻。

        所以许浅素给出了回应,“嗯。”

        听到声音,拉鲁拉丝缓缓从树洞中醒来,仰起脸儿,看到的,却不是冰冷的沐光森林,视线模糊中,她看到了许浅素。

        回忆与现实重叠,让她愣了好一阵儿。

        她下意识伸出手儿。

        许浅素握住她的小手,柔声问:“做噩梦了?”

        拉鲁拉丝怔怔地望着许浅素的脸,“拉鲁…”忽然,白蓝色的光芒从拉鲁拉丝体内跃出,蓝白的光粒子回旋缠绕,照亮了昏暗的房间。

        “拉鲁……莉安。”

        窗外的纷飞细雪缓缓沉寂。

        自许浅素来到此世,便不断落下的飞雪,终于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