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吧 - 恐怖灵异 - 硝烟东起在线阅读 - 这日子是没法过啦!!!

这日子是没法过啦!!!

        先不管戴墨风心里的盘算,把目光转到海港,这次阎烨君和戴墨风合办的观舰式可是相当满足他的虚荣心,而班农岛的居民们也算是第一次和这些巨舰有了近距离接触。

        但是随着上舰参观活动的结束,本来想着回去和自己十七姨太太共进晚餐的阎烨君发现,气氛有些微妙,或者说沉重肃杀了起来。

        敦刻尔克和胡德静静的并排躺在水面上,伴随着夜色降临,这两艘船突然有了一层沉重的沧桑感。

        “这两位啥情况?”一头粉色头发的夕张扶了扶圆圆的眼镜对着沙恩霍斯特问道。

        沙恩霍斯特甩了下金色的长发,撇了撇嘴,“私人恩怨。”

        “那为什么不上岸啊,在海里干瞪眼吗?”夕张更奇怪了。

        “敦刻尔克姐姐应该是在等胡德小姐先上岸,至于胡德小姐在等什么,我是没看懂。”德美因坐在海提上托着下巴分析着。

        “应该是在等咱们提督来解围吧。”沙恩霍斯特双手环抱,“毕竟咱家提督不喜欢和人发生冲突。”

        “我差点就信了。”德美因双手往腰上一插,“不管怎么说,总要想个解决办法吧,这样子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那么此时胡德和敦刻尔克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敦刻尔克这边很简单,就像沙恩霍斯特说的那样,纯粹只是因为二者的历史渊源而已,简单来说就是不服气。

        在戴墨风认知的历史线里,以胡德号、决心号、复仇号为主组成的皇家舰队为了防止敦刻尔克号等战舰为敌人所用,对其发动了袭击,而当时的敦刻尔克号好巧不巧停泊状态是船艉向外,而法兰西战舰的设计是把主炮集中布置在船艏,所以从胡德她们开炮开始,敦刻尔克就处于极度不利的局面,没过多久就被三发381毫米主炮炮弹击中失去了作战能力,最后不得不选择搁浅来避免被击沉的命运,

        作为敦刻尔克来说,她不服气的不是自己输了,而是胡德连一个堂堂正正的战斗机会都没有给到自己,就让自己一直在修理中结束了生命。

        总结就是憋屈了,要找个场子。

        反观胡德这边,那她想的可就多了去了。

        首先,她也清楚隔壁这条船对自己的敌意,当年三发主炮炮弹的仇可没这么轻易忘记,一旦自己上岸敦刻尔克九成九会对自己发出决斗邀请,到时候自己接还是不接?

        其次,自己刚刚到达班农岛,提督都没见到就急匆匆地参加了观舰式,虽然电报上说了大概形势,不过胡德还是觉得在见到提督之前保持点谨慎,所以暂时想按照计划在海上和提督会合后再上岸。

        最后一条,不管是偷袭也好,正面击溃也罢,你敦刻尔克就是输给我了,按照皇家海军骨子里的傲气,无视敦刻尔克也算是“传统美德”的展现。

        就这样两艘巨舰和岸上的舰娘就这样干巴巴的等着,至于阎烨君?早就去提督府睡大觉去了,走之前就撂下,“等戴墨风到了港口直接来提督府找我。”这句话。

        终于,在德美因的耐心快耗尽的时候,一艘奥马哈级轻巡洋舰的到来打破了现场的平静,或者说,随着欧根亲王的到来,场上的气氛更加紧张了。

        “她们两个这是咋回事?”敦刻尔克一脸不解看着胡德和欧根亲王大眼瞪小眼,也顾不上找胡德切磋一下,轻声问沙恩霍斯特,她不明白为啥戴墨风会直接来班农岛的提督府校场,难道他算到了自己想和胡德较量一番?但为啥他们自己人快打起来了。

        “嗯.......”沙恩霍斯特思考了一番,搜寻了下人类的用词,“应该叫深仇大恨!”

        “看不出来啊,你对人类成语还有点研究啊?”戴墨风此时也放弃了,干脆找了个椅子坐一边看看事情的发展,别说,转换成乐子人状态,这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

        “提督,我反对她加入!”胡德气冲冲的指着欧根亲王,精致的小脸都憋红了,一想到自己当年先被眼前这艘重巡洋舰耍了,然后就被俾斯麦一发入魂的过往就浑身颤抖。

        “呵呵,都说英国女士优雅大方,我看也不过如此,就这涵养和乡下的农妇有啥区别。”哎呦我去,欧根亲王真不愧是毒舌啊,你这话够狠。

        果不其然,胡德闻言大怒,直接展开了战舰武装,四门双联装炮台直指欧根亲王,而欧根亲王丝毫不怂,两块船板组成的大盾直接挡在身前,同时抽出了一把银质长剑准备打近身战。

        眼看就要开炮的时候,列克星敦和维托里奥.维内托急忙上前阻止。

        “胡德小姐,请冷静冷静,就算你们有很大的历史渊源,但是现在我们在同一个提督手下,服从是我们的天职,你总不想咱家提督被外人耻笑吧。”列克星敦拉着胡德的手劝道。

        而腼腆的意大利战列舰则直接多了,直接挺着一根金色长枪拦在二人之间,双眼看向胡德充满了警告的味道,一副和平时大相径庭,杀伐果断的样子。

        也是,差点忘记这位也和皇家海军有点仇来着。

        “哼!”胡德此时自觉失态,收回了武装,恢复了淑女的神态,只是眉宇间的怒气依然未消,站到戴墨风边上。

        欧根亲王见架打不起来了,也就拉着意大利大姐姐一蹦一跳的站到沙恩霍斯特身后,那一脸坏笑的神情仿佛一只得到胜利的斗鸡。

        这时戴墨风却在想别的事情,自己家的胡德和欧根亲王等等舰娘明显是知道自己在历史上的遭遇,字里行间也大致知道一些其他船的命运。

        但是其他提督的舰娘明显就差一点,比如谢晖洁手下的赤诚与加贺和叶佑宸的长门照理应该很熟悉,但是在万潮岛上起码戴墨风没啥大的感觉,他们之间的关系大多也就是认识的程度。

        阎烨君的敦刻尔克虽然对胡德有怨念,但是就像沙尔霍斯特说的那样,也就是“私人恩怨”的程度,照道理胡德可是导致敦刻尔克悲惨命运的直接凶手,但敦刻尔克的态度却出乎意料的非常克制。

        而自家舰娘就不同了,胡德在面对敦刻尔克时候的隐忍和面对欧根亲王的失态,很明显的说明历史原因的影响非同凡响,要知道欧根亲王甚至不是胡德号沉没的元凶。

        而利物浦这些多多少少也会被历史影响展现出对其他舰娘的好恶,这就和列克星敦这位非戴墨风建造的舰娘能和希望岛的六驱四小玩的不亦乐乎形成了鲜明对比。

        “难道是因为我的原因?”戴墨风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这个穿越者把记忆带给了自己的舰娘。

        “等一下,这么说的话,要是我不小心把俾斯麦、约克公爵这些大建出来,这岂不是各个要报血海深仇了?不对,何止是我自己建出来,这路上碰到了可能都直接开炮了吧!”

        戴墨风想完不禁后背直接发凉,自己这个提督的日子以后怎么过啊?但却丝毫没看见正在走来的、已经做了个美梦的、脸色铁青的阎烨君。